在志愿服务中遇见更好的自己
发表时间:2020-12-10    来源:广东青年志愿者

  在12.5国际志愿者日“因为有你,才了不起”2020志愿广东12.5小时在线直播中,我们邀请了来自六个领域的六位志愿者相关人士,结合他们自身的人生经历和故事,为百万网友带来“人生应当有志愿”主题分享。

  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廉思正是我们直播分享嘉宾中的一位。接下来,请看现场文字,与廉思一起,思考人生和志愿。

他,是研究青年的青年。

十一年前,他以一本《蚁族》闯入公众视野。

严谨的社会调查不加辅饰,

呈现出聚居青年的真实样态。

十一年后,他是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

依旧在“用脚底板做学问”,

在调查研究中创新引领青年的方法。

他是廉思。

快递小哥正在承担社区的志愿工作、

独立音乐人参与进文艺志愿活动,

青年志愿的方式多种多样,

青年群体间的“玻璃幕墙”正被志愿精神打破。

让志愿工作理论研究理论化、系统化,

这是廉思目前一段时间的研究目标。

什么才是新时代志愿精神的内涵?

这也是廉思正在思考的问题。

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廉思

  “

  各位青年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第五届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廉思,当然也是一名志愿者。很高兴在第三十五个国际志愿者日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自己对志愿精神的一些认识。

  我是做青年研究的,十余年来,带领课题组先后完成了蚁族、工蜂、洄游、蜂鸟等32个青年群体的调查。应当说,这些群体,身处不同阶层,从事着不同职业,在社会上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在这些青年群体中,都有志愿者的影子。

《蚁族——大学毕业生聚居村实录》/ 廉思

  在志愿活动中,参与者没有了背后的阶层、职业、地位、收入等各种标签和差异,而只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志愿者。

  那么,今天我就从社会学角度,围绕自己调查研究的一些心得,从几对词语的辩证关系中,谈谈志愿精神我的见解。

  记忆or行动?

  集体记忆理论表明,人们会对那些发生在10至30岁之间的重大事件印象最为深刻,会产生记忆的高峰,这些事件将对人生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并成为以后类似事件和社会感知的基准。集体记忆是建构的,是强有力的意义制造工具。没有参与,就无法形成真正的集体记忆。

  “80后”又被称为“鸟巢一代”,是因为奥运盛事他们切身参与其中,而不是在身边仅仅发生而已。既有研究表明,“鸟巢一代”的集体记忆唤醒了“80后”志愿身份认同,进而影响了那一代人的志愿承诺、志愿意愿、志愿服务行为和时长。

  今年这场新冠疫情大考,“90后”“00后”用自身的志愿服务真正参与其中,他们身上的道义感、责任感和凝聚力被激发了出来,他们成为了“战疫一代”。

  可以说,虽然志愿服务在人生的任何阶段都可以做,什么时候做都不晚,但是,在青年时期参与志愿服务,意义完全不同。因为青年时期的志愿经历会形成集体记忆,深深地嵌入到你的未来人生中去,进而影响你一生的价值观和行为逻辑。所以我们说,青年志愿者,往往就是一生志愿者。

  另一方面,志愿服务就其行动属性而言是一种自愿无偿的劳动。志愿服务是劳动可以理解,关键是为什么有人会选择以自愿无偿的方式来从事劳动?在马克思看来,劳动是人区别于动物的类属性,正是因为人类有意识的劳动行为才塑造了人类本身以及人类社会。最近有一个词特别火叫“内卷”,指的是无意义无效的重复劳动。其实,不是劳动的重复使人们烦躁,而是在劳动中你找不到自我价值的实现。有些人可能挣钱很多,为什么还是感觉空虚?因为在这样的劳动中他们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体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折磨、精神遭摧残。因此,人们会在主观上对某些劳动活动呈现出一种被动消极的倾向。有调查显示:应急救援队志愿者喜欢志愿服务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工作是自愿的,他们喜欢这种自发的使命感和被托付重大责任的荣誉感。

  可见,通过参与志愿服务,人们能够以自己的工作为自豪,而这些感觉在其他有偿的工作中是得不到的。志愿服务排斥外力的强制,无偿性的特征使其彻底摆脱了雇佣劳动关系的束缚,志愿者与其服务劳动是内在同一的,志愿服务不是商品,而是志愿者通过自身劳动回归人的本质属性的一项自愿积极行动。

《工蜂:大学青年教师生存实录》/ 廉思

  利己or 利他?

  一般而言,人们对志愿服务给出了两种解释:

  一是利己主义的解释,这种说法认为,虽然志愿服务并没有物质报偿,但是人们在志愿服务的过程中获得了价值认同、个人技能、社会地位等功能收益,仍然符合市场等价交换的原则,因此会选择参与。

  二是利他主义的解释,这种说法认为志愿服务是人们出于对较为弱势的群体的关心和同情,通过捐赠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来实现帮助他人的目的。本质上与捐款捐物的慈善行为一样,都是为了帮助别人,区别在于志愿服务捐赠的是时间和精力,提供的是无偿的劳动或服务。

  但是,也有研究表明这两种解释框架都是不完全的,不同的人参与志愿服务的动机是不同的,同一个人参与志愿服务的动机也是复合的,并非单纯的利己或利他。同时,在志愿服务的过程中,志愿者的动机也会发生变化。因此,也有人认为,志愿服务并不是出于某一个动机或者某一类动机,而应该是受到一个整体为“收获性体验”的混合动机的激发。

志愿者教小朋友制作月饼

  因果解释必须是一个先在的经验,即在行动发生前就已存在。我觉得,志愿服务并没有这种先在的经验,人们并不是志愿服务具有某些功能才去参与的,所以说志愿服务动机利他和利己的争辩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些基于“目的性”的动机判断往往发生于志愿行动之后,是人们对志愿行动意义的事后阐释。人们参与完志愿活动的评价和描述不可避免地受到个人主观和社会环境,比如社会舆论等方面的影响,从而产生偏差和误读。

  从动机分析往往是一种马后炮,我更倾向于认为志愿服务使自己和他人都获得了改变,而这种改变通过社会的交往进行传递,从而吸引了他者的好奇、热情和投入。通过志愿服务这一实践活动,志愿者不仅在实践中自我教育、自我管理和自我提升,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还能够使他们在为社会和他人的奉献中真正体悟到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并内化为自身的一种精神追求,进而形成社会责任感的持久动力。广大志愿者在参与志愿工作过程中,既是“助人”,同时也是一种“自助”,即“达人悦己”,它既帮助志愿服务对象解决了问题,同时也让自己的道德品质得到提升。

  区隔or融合?

  当今社会流动性增加,带来居住选择和职业选择的多元,进而导致思想价值观的多元。在许多具体的生活个案中,我们找不到所有人都认可的、关于是非善恶的唯一标准。

  而青年群体,由于收入差别大、工作性质不同、生活方式迥异,各自的知识结构、思想认知、生活经历、利益诉求而形成不同的价值观念,对现实的理解日益分化,差异日趋显著,有的完全对立,有的互不相容。近年来一些网络舆情事件也表明,对于同一个社会现象,不同阶层的青年群体表现出了完全迥异的价值判断。

  志愿工作可以成为不同青年之间相互融通、彼此包容的纽带。经常做志愿工作的人会有这种感觉:自身会渐渐萌发出一种跨越不同群体各自认知系统和评价标准的“通灵感”。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不断加速变迁的社会,如果没有这种和其他社会群体的“共情”和“通灵”以及与其他群体建立平等尊重关系的心理需求,那么,我们就会失去在这个世界的“根”。每个人都是大陆相联的一部分,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善待他人,也就是善待自己。志愿服务,拆除了一堵堵成见的高墙,为不同群体搭建起一座座理解的桥梁。

  通过志愿服务,人们得以“近距离”地接触不同群体,并认识到每个人的生活境遇都不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它的复杂性远超想象。我们今天所获得的回报,可能并不仅是我们努力的结果,而是我们身处的环境和命运的眷顾所赋予的,不能把机遇运气和外在条件简化为自身能力。我们能够上大学是以很多人不能上大学为代价的,我们能够做目前的工作是以很多人要做那些枯燥的、重复的、无聊的、甚至折磨人的工作为代价的。不要因为取得一点成绩而洋洋自得,也不要一味沉浸在自己的领域中,忘记了这个世界的辽阔和丰富。在志愿工作中,我们学会谦卑和感恩,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我们学会不断换位思考,尝试去理解其他群体坚守的价值准则。

  实际上,任何国家或社会不论组织得多么合理,运行得多么顺畅;也不论它是多么的富庶,都不可能保证所有成员的成功。常识甚至告诉我们,在任何时代的任何国家中,物质的富有者永远都是少数,财富总量的增加并不意味着分配的平均。因此,一个合格的意识形态或社会中的主流价值观,便是让社会中的弱者、失意者得到一定的安慰,而不至于对成功者乃至社会产生怨恨,从而将社会团结起来、粘合起来。当我们把成功主义夸张到绝对的、荒谬的程度上时,便构成了对弱者和失意者的双重摧残:他们在对物质或成功的追求中已经失败了,在精神上、价值观上还要再次承受蔑视与打击,对他们而言,维持、珍视这个社会秩序的理由与动力何在?

  志愿服务增强了社会成员之间的信任、团结和互助,加强了社会成员之间的交往、关怀和友爱,减少了彼此的疏远感。志愿服务以弱势群体为主要服务对象,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化解社会不同群体之间矛盾与摩擦的作用,成为缓和利益冲突的“减压阀”。可见,虽然社会群体的区隔性越来越大,但志愿工作正是打通不同青年群体的“玻璃幕墙”,是不同青年群体的“通用语言”,是击穿所有社会阶层的“巴比伦塔”,让人们感受这个世界的辽阔和丰富。

  传承or探索?

  志愿活动是和青年一起玩起来的有效载体,有时候直接跟青年开展一些意识形态特别强的活动,并不是所有青年都能接受。而志愿活动往往围绕公益、时尚、环保和大型赛事来展开,体现了“以过程讲道理、以事实讲故事”,志愿活动不是靠纯粹的说教和灌输、而是通过服务他人、服务社会这种亲身参与的形式获得感知体验,从而实现对社会制度的深度认知。这种认知一旦建立,是比通过单一课堂教育形成的价值体系更具稳定性和持久性的理性认同。

  我们党有一个优势,就是善于把人民群众组织动员起来。我们党无论是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一直都具备高超的组织动员群众的能力。志愿工作正可以继承并发扬党的这一优良传统。

  做志愿工作和一般的工作有很大不同,通常意义上而言,要想开展某项工作,必须有物保障或者激励机制作为动力,志愿工作没有名、没有利,完全是靠活动本身去吸引人,鼓舞人,这对于我们青年工作有很好的启示意义和示范价值。志愿工作教会我们如何靠组织的内生动力、靠活动本身的价值实现去引领青年,带领青年,志愿工作能够为共青团摸索出一套新时代青年工作的新路径。

  人群中天然存在善于沟通、团结他人的关键少数,他们是人群中的天然枢纽,我们需要团结这些人,由此实现青年工作的杠杆效应。这些人不会自动进入我们的视野,也不可能凭空出现,只能在组织活动的过程中逐步发现并慢慢培养。这几年的工作中,我深切感受到,很多青年很优秀,但是他们只是自身能力出众,却不能带动影响更多的青年。组织动员能力不同于专业技术能力,是一项极为特殊的能力,在人群中,组织动员能力强的个体是少数,但却是至关重要的少数,这就是旗帜和筷子的区别。如何培养组织动员能力,志愿工作就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志愿工作不依靠经济手段,用活动本身的魅力和思想动员能力跟青年打交道,在这方面总结提炼经验,能够在如何跟青年沟通交流的本领方面获得新的启示。在志愿活动中,我们要发现一批旗帜,并培养一批旗帜。通过旗帜,去引领带领更多的青年加入到中国梦的建设中来,让广大青年自觉凝聚在党的周围,坚定不移跟党走。

  青年朋友们,今天是12.5国际志愿者日,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成为生活中的志愿者,在志愿服务中遇见更好的自己,让青春在志愿服务中熠熠闪光。

  ”

责任编辑:朱 丽晨
2020年送彩金网站大全-无需申请即送68元彩金_推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