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阳传统微雕匠人杨道泽:我要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
2016-08-18 16:30:00
 

  

  杨道泽作品。图片来源:德阳日报

  

  从左至右,雕刻让橄榄核变成了工艺品。图片来源:德阳日报

  

  精雕橄榄核。图片来源:德阳日报

  

  杨道泽在雕刻中。图片来源:德阳日报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尝贻余核舟一,盖大苏泛赤壁云。”这是明代作家魏学洢的文言文《核舟记》中的一幕,再现了我国古代雕刻艺术——微雕的伟大成就。

  时光飞逝,这门雕刻技艺得到传承。什邡的杨道泽就是一位微雕匠人,他在雕刻中收获快乐,取得了进步,并将这门技艺传承下去。

  路边一次邂逅 开始学习雕刻 

  杨道泽是土生土长的什邡马井人,今年41岁。小学时就展现出绘画天赋,当时班上有50多名学生,老师发了一本书,在黑板上画了几个小东西。老师画完的同时,他自己也已经画完。老师发现他喜欢画画,就将画板报的的任务交给了他。在学校里,他还成了有三道杠的班干部。

  中学时期杨道泽的书法、板画多次参加比赛,还夺得了名次。初中毕业后,杨道泽早早地进入了社会。

  19岁那年,杨道泽路过当地城区小花园街职中校时,被校办工厂内一幅荷塘月色主题的玻璃画所吸引。杨道泽大胆询问工厂老师可否到厂里学习玻璃画。一名叫做刘清勇的老师接待了他,表示可以,前提是要画一幅素描画和一幅线描画,确定有基础再学为佳。

  那时,歌手成方圆在内地几乎家喻户晓。杨道泽的素描画选择了成方圆。《西厢记》张生初遇崔莺莺成了线描画的主题。看着杨道泽交上来的两幅画,刘清勇答应了杨道泽学习的请求。同期在校办工厂的其他几名老师也成了他的师傅。

  在正式接触玻璃雕刻前,几名老师对杨道泽开展了准封闭式训练。三个月时间里,杨道泽学习了书法、国画、硬笔、篆刻等,他的艺术功底和修养得到全面提升。

  在校办工厂学习期间,德阳某职校老师在当地招生100人,做仿古灯台。杨道泽第一次亲手接触到雕刻。他说,当时为了做仿古灯台,那名老师集中教大家学习木雕,做一些仿古抽象花纹,比如祥云等。

  结束木雕学习后,更加激起了杨道泽学习雕刻的兴趣。他说,雕刻玻璃就是用美工刀刻出画图,再用喷砂分层次的雕刻,刀法与传统雕刻相反,俗称阴雕。雕玻璃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在酒店、宾馆、家庭中受到极大欢迎。他去学习雕玻璃花费了不少周折,最终掌握了其中的诀窍。

  花长时间观察细节 小玩意里藏着大技艺 

  学业有成的杨道泽在1995年去了广汉,他曾经的师弟高薪聘请他到广汉的玻璃厂做技术顾问。1998年,师弟将厂转手给杨道泽。直到2005年,玻璃雕刻几乎没有了市场,他才离开这个行业。

  回到什邡后,杨道泽做过小生意,进过广告公司,日子勉强凑合着。在他看来,那只是一个过渡,他还是想去做他钟爱的雕刻,想要找一份比较有艺术气息的工作。

  时间一晃到了2011年夏,杨道泽无意间获悉位于旌阳区天元镇某艺术品加工作坊在招雕工。已经30多岁的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报了名。面试后一个月,厂方通知他去培训。

  “培训是为了培养自己的艺术语言和风格。”杨道泽说,加工坊当时看中了他的艺术功底、雕刻经历,破例招聘他,与那些仅有20岁左右的人一起培训。当时,加工坊的培训全部是基础性的。3个月时间里,老师要求7人全部雕线条,如鱼鳞片之类的,要达到线条流畅、层次分明。

  学习过程是枯燥的,也是一次雕刻的凤凰涅槃。杨道泽坦言,在一个只有一两厘米的物件上雕刻出行云流水的图案,这对像他这样一个“大手大脚”的男子来说难度非常大。

  3个月培训结束后,杨道泽已经能在木头上雕刻简单的花鸟虫鱼。

  “第一次雕刻出来的很粗糙。”杨道泽回忆说,培训结束后,辅导老师要求他在一块指甲大小的一块象牙脚板上雕一只蜘蛛,寓意知足常乐。第一次上手雕刻,大体图形出来后,发现很粗糙,主要是刀法的问题。

  杨道泽思考着解决问题。有一段时间,无论走到哪里,都会下意识对每一样事物仔细观察,他知道要做好每一样艺术品,需要的是多观察,观察细节、观察事物每个细微变化。

  苦练一年多,杨道泽成了雕刻的熟手。这期间付出的汗水和辛劳不言而喻。“刻刀非常锋利,稍不留神就会刺到手指,这些伤都是早些年留下的。”由于雕刻的物品多是挂坠、把玩、小摆件之类的,雕刻中需要手握住物件,刻刀会时不时伤到手。记者注意到,杨道泽粗糙的拇指和食指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其中左手大拇指指甲盖掉落处更是留下一道深痕。

  杨道泽的微雕作品一般在1至1.5厘米之间,色泽棕红油润,妙然有趣。生肖的形态各异,惟妙惟肖。在放大镜下,你可以感觉到细腻的刀功,老到的手法,粗犷处勾勒刚劲,细微间线条柔绵。

  一雕一刻之间 也是对人生的雕琢 

  雕刻了多种物件,杨道泽如今迷上了雕刻2厘米左右的橄榄核。他坦言,橄榄核质地坚硬,不同于雕刻象牙、玉石之类的,更具挑战性。橄榄核选料上,稍微不注意,就会出现橄榄核表里颜色不一,或者雕刻过程中突然出现裂痕等。

  “报废率极高,在20%以上。”杨道泽介绍说,时下玩橄榄核的人很多。工厂化以后,制作橄榄核效率高了,市场价值不高。但是纯手工雕刻的橄榄核,更具收藏把玩价值,市场价格居高不下。他在雕刻中发现,正是因为橄榄核的雕刻难度大,雕刻中容易受温度、湿度等影响,制作工艺更高。

  同样的,雕刻橄榄核也是需要经过构思、起稿、打胚、细刻、修正、抛光等环节。雕刻的主题如年年有余、笑佛、观音、招财童子等传统题材较多,现代题材如抽象的人物、生肖也有之。由于制作精致、样式独特,杨道泽手中的橄榄核逐渐成了朋友圈的抢手货。

  最近几年,杨道泽引以为豪的是,其创作的《龙生九子》橄榄核手串,一经推出,就受到世人的认可和收藏,还被人仿制。

  杨道泽目前没有自己的工作室,家里的生活阳台成了他的工作间。在不足一平米的阳台,一张几尺长的方桌上,用木板搭建了工作台,台上七八把刻刀,一台打磨机器,这就是杨道泽的工作台。

  如今,这个小小的阳台每到夜晚就会亮起灯光,时不时传出雕刻针头与橄榄核的摩擦声。杨道泽在他的刻刀与橄榄核陪伴下,熬过一个个长夜。

  “雕刻枯燥,也很费心,在一雕一刻之间,就是人生的一种雕琢,这是旁人体会不到的。”杨道泽说道。(德阳晚报 文/图 记者 张炜 )  

   

来源:德阳文明网    责任编辑:王爽
2020年送彩金网站大全-无需申请即送68元彩金_推荐官网